您的位置首頁 >> 醫院文化 >> 文學之花 >> 《一九四六》

《一九四六》

發布日期:2017-02-22   作者:重癥醫學科 王林林

一九四六,至今,

這片土地,

都屬于人民的。

精誠至深的一群,

愛你,卻忙碌著,

奉獻著杉木一般直挺挺的青春。

白衣是天空裁出的云朵,

血跡是跳動的火苗,

戰亂之后,你得到了永生永世。

我們是追隨你的一群,

白鴿,自由飛翔。

清晨的你,

像海浪一樣的展開,

潮濕的時光被推著走向稀薄,

而你,有適應的姿態。

我的腳心,疼了一下,

腳印淺在浪花之上。

我想同你,

如風如雨,如渾濁的沙,

遨游世界所能到的每一個角落。

然而,我的陣地

就英勇在這一片熱忱的紅土上。

我不敢離開太久。

暮煙升起,

這一片土地上的美,

算人民的

你,夜的寧靜被撕開,

黑暗的故事就著光點流入。

當整座城昏昏欲睡,

我叛逆的睡意啊,

別再用傷感的眼神祈求我,

我會狠心折斷它睡夢的翅膀,

鮮血淋淋,

翌日,再做包扎吧。

我生來可敬的一九四六,

你是救世主的子嗣,

繼續深入人心,

遍訪千家萬戶,

帶去安康與慰藉,溫情脈脈。

我會繼續勞作在你的盛名之下,

是個男人,也像個女人,

忙于耕田、狩獵,紡紗、織布之類,

仿若雌雄同體。

 

我在想,你的心思是如何想。

與其說,拯救是你的,

生存是人民的,是百姓的,

你卻覺得,

倒不如說,拯救是彼此的,

傳承的是善良人性的,

不朽的是生命敬畏的。更恰當。

一九四六的你,

人民的你。

時代變遷中,

你那冷雨夜也不會褪下的堅守,

責任系于一線。

那一份含蓄,和衣而憩,

我在試著,

更懂你七十載的春秋,沉與浮。


您還可以查看: